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李跃儿教育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臭臭妈妈

爱火车的小臭臭(臭臭,2001.12)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4-9-16 13:40:46 | 显示全部楼层
臭臭一日情报

    从电脑下载了一个数学游戏软件,臭臭能够非常敏捷地根据提示的数字,把相应数量的猴子安排到火车上,并成功开动。他对数字表示的量是比较明确的了。
   下个一场景,是选出与提示相符的图形,他也能够很快完成任务,这个要分辨颜色和形状。
   再下一个是,给出三个连续的数字,然后抽走一个,要求把抽走的找回来。这下,臭臭不行了,5和7之间是什么,就是说不上来,我提示他,从5往后数,到什么?
   7!
   玩完!我赶紧退出这个场景。
   拿套盒,再试试。套盒标有1至10的数字,数字越大盒子越大,颜色也不同。抽出1、2、3号盒子,摆给他看,然后抽走一个2号盒子。
  还差什么呀?
  绿色的!
  我一看,2号真是绿色的。哈哈!这孩子对色彩比较敏感。
  他按颜色、形状分类做得很好,对形状的构成,如:圆的构成、三角形的构成,还比较模糊。
  洗完澡,他在床上,我去冲调牛奶,回来,看到他已经把套盒搬上床去了,正在搭呢,我知道他不是按数字,而是按大小序列搭的,这个套盒不能要了,颜色已经干扰了他。
  面对这一切,我很平静地接受,经过工作,说不定什么时候,他就恍然大悟了。
  
 楼主| 发表于 2004-9-16 20:33:33 | 显示全部楼层
[center]一辈子的战争(1)[/center]

   这一阵忙着办家友会,忙着订蒙氏教具、忙着制作蒙氏教具、忙着制定家友第一期的活动内容、忙着读书,那么快乐,那么心甘情愿的忙碌着,虽然一切都是义务的、免费的。眼看着这一切逐一完成,这个周日(9月19日)第一个家友会要开始了,居然伤感不已。我知道,这一切,我是自私的,是为了臭臭,我的儿子。
   上大学时,斗胆写一封信给母亲,“我们之间是一场战争,我愿意付出一切换得您一次肯定。”然终于没敢寄出去,深夜点燃了,灰烬随风逝去,犹如一场祭奠。这场战争,至今依然没有结束,我想可能是一辈子的了,一个人从来不肯定你,他希望以此激励你;而另一个为了得到肯定,不惜付出一切;到最后,那个人想说你做得很好,却发现放得太久,语塞,那另一个想听从自己,却发现丢得太久,忘了。
   夫妻矛盾大了可以恩尽义绝,可是父母与子女间一旦形成了隔阂却又因为血肉相连而苦不堪言。
   中国传统是要重孝的,养儿是防老的。由此滋生了父母无上的权威,可以喜赞怒骂、给爱予情,不必反思、不必认错、不必抱歉;随心所欲,自然又自然。在这份至高无上的权力之下,小孩子一生的命运渐渐形成,这场战争无可避免地拉开序幕,而拉动序幕的手,正是我们自己。
    今年6月的一个夜晚,臭臭要求吃芝麻糊,店里没有黑芝麻糊,只有白的,臭臭表示要吃。买了一碗,坐下来,他又说不要吃了。经劝说无用,有些生气了,他溜下来,往门口走去,回头发现我没理他,迟疑片刻又慢慢过来,在邻桌边上转,偷偷观察我,最后,自己靠过来乖巧地说,妈妈,我吃一口吧。
    你不喜欢吃,就算了。
    喜欢啊,给我吃吧。
   心里一震,把他抱起来,对不起,妈妈不应该逼你吃。他搂住我的脖子,紧紧地。
   即使是毒药,他也会吃的,为了妈妈不生气,为了得到妈妈的爱。这个事情成为我心中一根刺。

我们与孩子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惯听有些父母教训孩子:你是我生的,我打你怎么啦?
   你的生命是我给予的,没有我就没有你,你是我的物品,你必须无条件服从我,多么荒谬,即使奴隶也好一些,至少主人无法奴役他的灵魂。
   六七岁时看的哪吒闹海,哪吒迎风立于城墙之上,反手一剑,把命还给了老父,只一次,就不敢再看了,心生疼生疼,周身一股子寒气数日不散。
   如果可以,我想会有好多孩子选择这样的超脱。
   当代的年轻父母已经较为平等地对待孩子了,提出和孩子做朋友。
   而我从来不愿意说是朋友。因为,朋友是后天的,可以选择的,志趣相投成为朋友,缘尽则散。我们和孩子是今生今世的,无可选择的。正因为无法丢弃父母的绝对权威,肯于学做父母,肯于反思自身过错并拿出行动,只好拿朋友之说做个平等的幌子,如此而已。
   父母是一位引路者,把孩子引入这个世界,引导孩子完成自我教育,完成自我发展。
   孩子是爱的导师,引导父母领悟真爱,引导父母二次发展。
   只是,我们没有正视这一切罢了。

教育的终点在哪里?
  “我这辈子就这样了,你别像我。”这恐怕是我听过的最不负责任的话了。
   我们都有未尽的心愿,然而面临个体能力的提高,却表现得心理承受力和责任感极度脆弱。于是把这一切转移到了孩子身上。如果孩子并没有按着父母的愿望去长大的时候,父母们的失落和打击,恐怕也算是人生不如意之最了,随之而来的是对孩子的百般攻击。这无疑是这场战争的焦点所在。我们想方设法让孩子沿着我们设计好的道路前进,而孩子千方百计争取自主权,他要的是他的生活,不是任何人的。战争常常因此而愈演愈烈,双方越战越勇,伤的全是自己的心,流的都是自己的血。
   由于社会文化的急剧变迁而形成传统文化向现代文化的迅速变动,疏于自我教育,就无法接收到新的信息和新的生活样式,与孩子形成代沟。
   不懂不虚心,还强要孩子顺从自己。于是常常有半大的孩子对着父母大吼:你懂什么?
   我们单位有位家长,不知道说了什么,儿子硬生生甩出一句,没文化,怄得她老人家三天吃不下,睡不着。
   不是孩子抛弃了我们,不是社会抛弃了我们,是我们抛弃了这一切。自我教育是没有终点的,这应该是贯穿我们生命的主线条。我们在养育、教育一个孩子时,心理、能力、财力和体力所遇到的那些苦恼和困惑一言难尽,我们还要一边谋求自身的生存和发展,在这样的困境中,自我教育更是必需的。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9-16 20:35:52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4-9-17 11:01:42 | 显示全部楼层
臭臭一日情报

                               妈妈,我保护你

    散布,突然,臭臭过来推我,大叫:妈妈!走开!
    啊?!
    那里有条蛇!
    我们花园里听说是有一两条蛇出没,赶紧抱起儿子,为了儿子,豁出去了。我是最最怕蛇啊、蚯蚓啊,青虫之类的,当时腿有点儿发抖了。鼓足勇气,四下里寻找蛇的踪迹,以便应对。
   只见一条约7厘米长的,如铁丝般的东西在路上与我们毫不相干的奔走。
   臭臭捂住我的眼睛,“你别看!”自己挣扎着下来,远远地观察那条异类,倒是津津有味的样子。
  你走开,我保护你!人家挥挥手,我只好傻傻地呆在一边。
   

点评

太可爱了!  发表于 2013-11-6 12:37
发表于 2004-9-17 11:45:09 | 显示全部楼层


以下引用臭臭妈妈于2004-9-16 20:33:33的发言:


                               一辈子的战争

    上大学时,斗胆写一封信给母亲,“我们之间是一场战争,我愿意付出一切换得您一次肯定。”然终于没敢寄出去,深夜点燃了,灰烬随风逝去,犹如一场祭奠。这场战争,至今依然没有结束,我想可能是一辈子的了,一个人从来不肯定你,他希望以此激励你;而另一个为了得到肯定,不惜付出一切;到最后,那个人想说你做得很好,却发现放得太久,语塞,那另一个想听从自己,却发现丢得太久,忘了。

     夫妻矛盾大不了可以恩尽义绝,可是父母与子女间一旦形成了隔阂却又因为血肉相连而苦不堪言。

   中国传统是要重孝的,养儿是防老的。由此滋生了父母无上的权威,可以喜赞怒骂、给爱予情,不必反思、不必认错、不必抱歉;随心所欲,自然又自然。在这份至高无上的权力之下,小孩子一生的命运渐渐形成,这场战争无可避免地拉开序幕,而拉动序幕的手,正是我们自己。

    今年6月的一个夜晚,臭臭要求吃芝麻糊,店里没有黑芝麻糊,只有白的,臭臭表示要吃。买了一碗,坐下来,他又说不要吃了。经劝说无用,有些生气了,他溜下来,往门口走去,回头发现我没理他,迟疑片刻又慢慢过来,在邻桌边上转,偷偷观察我,最后,自己靠过来乖巧地说,妈妈,我吃一口吧。

    你不喜欢吃,就算了。

    喜欢啊,给我吃吧。

   心里一震,把他抱起来,对不起,妈妈不应该逼你吃。他搂住我的脖子,紧紧地。

   即使是毒药,他也会吃的,为了妈妈不生气,为了得到妈妈的爱。这个事情成为我心中一根刺。

   我们与孩子之间究竟是什么关系?

   惯听有些父母教训孩子:你是我生的,我打你怎么啦?

   你的生命是我给予的,没有我就没有你,你是我的物品,你必须无条件服从我,多么荒谬,即使奴隶也好一些,至少主人无法奴役他的灵魂。

   六七岁时看的哪吒闹海,哪吒迎风立于城墙之上,反手一剑,把命还给了老父,只一次,就不敢再看了,心生疼生疼,周身一股子寒气数日不散。

   如果可以,我想会有好多孩子选择这样的超脱。

   当代的年轻父母已经较为平等地对待孩子了,提出和孩子做朋友。

   而我从来不愿意说是朋友。因为,朋友是后天的,可以选择的,志趣相投成为朋友,缘尽则散。我们和孩子是今生今世的,无可选择的。正因为无法丢弃父母的绝对权威,肯于学做父母,肯于反思自身过错并拿出行动,只好拿朋友之说做个平等的幌子,如此而已。

   父母是一位引路者,把孩子引入这个世界,引导孩子完成自我教育,完成自我发展。

   孩子是爱的导师,引导父母领悟真爱,引导父母二次发展。

   只是,我们没有正视这一切罢了。

   教育的终点在哪里?

  “我这辈子就这样了,你别像我。”这恐怕是我听过的最不负责任的话了。

   我们都有未尽的心愿,然而面临个体能力的提高,却表现得心理承受力和责任感极度脆弱。于是把这一切转移到了孩子身上。如果孩子并没有按着父母的愿望去长大的时候,父母们的失落和打击,恐怕也算是人生不如意之最了,随之而来的是对孩子的百般攻击。这无疑是这场战争的焦点所在。我们想方设法让孩子沿着我们设计好的道路前进,而孩子千方百计争取自主权,他要的是他的生活,不是任何人的。战争常常因此而愈演愈烈,双方越战越勇,伤的全是自己的心,流的都是自己的血。

   由于社会文化的急剧变迁而形成传统文化向现代文化的迅速变动,疏于自我教育,就无法接收到新的信息和新的生活样式,与孩子形成代沟。

   不懂不虚心,还强要孩子顺从自己。于是常常有半大的孩子对着父母大吼:你懂什么?

   我们单位有位家长,不知道说了什么,儿子硬生生甩出一句,没文化,怄得她老人家三天吃不下,睡不着。

   不是孩子抛弃了我们,不是社会抛弃了我们,是我们抛弃了这一切。自我教育是没有终点的,这应该是贯穿我们生命的主线条。我们在养育、教育一个孩子时,心理、能力、财力和体力所遇到的那些苦恼和困惑一言难尽,我们还要一边谋求自身的生存和发展,在这样的困境中,自我教育更是必需的。


    呀,臭妈,你的反思越来越本质了,羡慕!

                                  大胡子老爹


发表于 2004-9-17 17:07:1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些天看书看疯了,今天才有幸读到此贴,读完后小心翼翼检查了一遍,看有没有漏读的贴。

    太谢谢小臭臭了,做妈妈是一大机遇;也真心感激臭爸,臭爸若把臭妈养得白白胖胖,也许今天我们没法看到这么卓越的臭臭妈妈,这也是一种机遇。

    有时我笑叹身边怎么总是怨偶多,后来发现:人有发展的需要。

    人们常常不选择跟自己有较多原生态兴趣的伴侣,而挑个不同的:一个自私、斤斤计较的男人,非要挑个大义凛然的老婆,以便有兵戈的沙场,忘却了挑她的本意是延伸自我——他有去爱的需要;同理,一个拘谨、刻板、自我要求高的女人,却去挑个吊儿郎当、不成器的老公……

    兵戈相见后,我们发现,山容水态自成图。

    读贴的最大鼓舞——人的精神多强大,人什么年龄都有脱胎换骨的本领!初遇李跃儿教育网,是我的第一次脱皮,在大胡子老爹发起的阅读狂澜里,眼下是我幼虫阶段的第二次脱皮,正在鄙视我的旧衣服。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9-17 17:14:33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4-9-17 22: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臭臭一日情报

                              从火车司机到飞行员

    臭臭已经不满足于在铁道上奔驰了,午睡后,将纱布裹在头上,宣布:我是飞行员。
    Q老师和H老师,立刻把飞机模型拿出来,配合飞行员行动,在轰轰声中,新一代飞行员翱翔在教室里,后面开始跟上一对飞行队伍,煞是壮观。
   越来越佩服老师,她们以行动尊重孩子的梦想,理解、尊重往往使孩子的梦想得以实现。
   臭臭一直到放学了,还在锲而不舍地飞行在滑梯上,我跟他商量,先吃饭,在飞。
   提议遭到否决。
   我很累哦,拿不动你的书包了。
   我拿!飞行员义不容辞地接过沉重的书包,拖着书包到处飞,及时上楼梯也不放手。到了吊桥,实在不行了,终于放下,飞过吊桥,空中发来指令,妈妈!请你帮我拖书包过来!
  既然是飞行员的妈妈,只好遵命。
  天见黑了,飞行员妈妈以乘客身份开始建议:乘客已经饥饿,请飞行员飞往五星餐厅用餐。
  好!飞行员立刻飞下来。
  到路边等出租车,一辆车过来,不想被一年轻力壮者抢去。
  “妈妈!我们把它的壳卸下来!”指着车,愤愤不平。
   臭妈狂笑不已,豪气冲天:好!卸了!!
发表于 2004-9-19 14:35: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为什么臭臭老是会想着保护妈妈,怎么让一个男儿有这样的概念呢?

以下引用臭臭妈妈于2004-9-17 11:01:42的发言:
臭臭一日情报

                               妈妈,我保护你

    散布,突然,臭臭过来推我,大叫:妈妈!走开!
    啊?!
    那里有条蛇!
    我们花园里听说是有一两条蛇出没,赶紧抱起儿子,为了儿子,豁出去了。我是最最怕蛇啊、蚯蚓啊,青虫之类的,当时腿有点儿发抖了。鼓足勇气,四下里寻找蛇的踪迹,以便应对。
   只见一条约7厘米长的,如铁丝般的东西在路上与我们毫不相干的奔走。
   臭臭捂住我的眼睛,“你别看!”自己挣扎着下来,远远地观察那条异类,倒是津津有味的样子。
  你走开,我保护你!人家挥挥手,我只好傻傻地呆在一边。
   

 楼主| 发表于 2004-9-20 21:05:01 | 显示全部楼层
[center]我是男孩[/center]

   男孩和女孩有着本质的区别:这是由男孩的生理特性决定的。
  
   男孩为了保护自己和人类而生,女孩为了繁衍后代而来,这是最原始,也是最基本的,人类因此而得以生生不息。
   
   为了避免使儿子女性化,真正帮助他将自己的天赋转化为生活技能。教会男孩子爱护女性,加强母子亲情,这正是教会男孩关心他人,爱护自己的一个重要环节。

   从小,就告诉臭臭,他是男孩子。当他能够分辨男女的生理区别后,问我为什么男孩子有小jj,女孩没有。我告诉他,那是生殖器,是男孩力量的源泉,所以男孩的力量比女孩大,这是为了保护自己和女孩子。因此,他表现得相当有责任感,他明确的知道,他是男孩!

   这种男性力量源于体内的激素——睾丸素,对于男性行为影响巨大,世界上还没有其他什么力量能够与之相比。因为体内的这种激素,男孩具备以下特性:1、攻击性与控制欲;2、强烈的冒险欲;3、渴望反复体验短期紧张——释放的循环。

   我所能做的是承认、培养、尊重这种力量,引导其往正常积极的方面发挥作用。所以,我常常以弱者姿态出现,臭臭看到他比我强大时,因年小力弱而产生的紧张压抑情绪得以释放,从而得以真实地面对自己。那股强大的力量在他的体内翻腾,如果无法引导其通过正常的途径释放出来,上述三个特性就会任意泛滥,会产生强烈的破坏性,是不是有点儿像武侠小说,事实真是如此,男孩与女孩的特性,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重视,并采取不同的方法来引导他们。保护女性,弱者,使他的强大力量得到正面发挥,于是他平静了,责任感不断增强。当这种力量得到正确的培育,逐渐成熟,可以给生命带来无限活力。这就是男性的魅力!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9-20 21:05:46编辑过]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9-20 21:06:17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4-9-20 21:23:15 | 显示全部楼层
臭臭一日情报

                           哲学的源头

   停车时,臭臭抬头凝望着天空,不知道他观察什么,身上透着一股坚定宁静的力量,臭妈崇敬地在后面静默,约摸二十分钟,他浅浅的笑了,伸手指指天空。
   妈妈,云。
   昨晚,我们一起看了“小水珠的故事”,电脑演示了小水珠成云化雨的过程。没想到,今天他就开始观察云了。
  那朵云从2栋缓慢向4栋方向飘去,另一朵云不知从哪儿过来了。
   云为什么到那边去了?
   风啊。
   风?
   请闭上眼睛,听——
   好一会儿才睁开眼睛“沙沙沙,风。”
   云从哪里来的呢?臭妈自言自语。
   从来的地方来。
   云往哪里去呢?
   往去的地方去。
   臭妈犹如遭电击一般,原来佛学禅意不过是最简单的东西,孩子纯净的心灵,正是哲学的源泉。
发表于 2004-9-21 13:01:15 | 显示全部楼层
批评和评定性的称赞是双刃剑,,孩子把注意力集中在“乖与不乖”上面,他会因此而听不到你对这个行为的评价。

   如果他的表现值得我们赞扬。我们应该明确表明我们很喜欢、很欣赏他们的努力、帮助、工作、体谅、创造或者成就。如果他的行为不当,我们应该指导而不是批评孩子,我们陈述问题以及可能解决问题的方法。不针对孩子本人发表任何观点,让孩子能对自己的品格有一个现实的看法。
坐下来跟老师好好沟通以后,老师接受了我的建议,渐渐的,我开始听见臭臭能够理性地评价事情了,当他具备客观分析判断能力,才能够指导自己解决问题,才能够正视自己的价值,不随波逐流,这对孩子今后成长是很重要的。

------臭臭妈写的太好了。深受启发。想转载〈我不乖〉这篇文章到我们这里的育儿论坛里,不知可以吗?
 楼主| 发表于 2004-9-21 20:45:27 | 显示全部楼层
可以,请注明李跃儿教育网论坛及网址,谢谢。
 楼主| 发表于 2004-9-22 13:33:13 | 显示全部楼层
臭臭一日情报

                                    [center]惊醒[/center]  

   臭臭感冒了,鼻子塞。给他拿来滴鼻液,他是最怕滴鼻子的,以前总是强制执行,完了,他会哭上老半天。我想试一试,让他自己来。

   我以为他会大哭,即使这样,我也决定不再强迫他,就像《倾听孩子》里面讲的一样,“孩子在成人的帮助下,痛快地哭过之后感到轻松、被爱,满怀希望。他们会通过某些看似微小而意义重大的行为,让我们了解他们的变化。”

    好!臭臭很干脆的接过药水,自己躺下来,而且把枕头垫在背部,这样头可以往后低垂,鼻孔最大限度地对着天花板,就象平时跟我做医生游戏,给我滴眼药水和滴鼻液一样,熟练地捏一下滴管,准确地滴完一边,又到另一边,待药水完全进去后,才坐起来。这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非常熟练。
  
   “臭臭!知道吗,你做得简直太棒了!”我一把抱住他,激动不已。

   我惊奇得像傻瓜一样,真是难以置信。当我不是强迫他,而是交给他自己来处理这个事情的时候,同时交给他的还有:尊重和信任。

   可能我一直误解他了,他哭不是因为滴鼻药水,而是因为,被人用武力控制。想想,如果我被别人这样强制时,我一定会觉得莫大的屈辱,我一定会拼死反抗,如果反强制不成功,会变得很沮丧,很无奈,最后连信心、自尊都丢了。
   
   当他面对我的尊重和信任时,他的自尊、信心变得无比强大,所以在面对挑战时,他表现出了惊人的能力。当他心无旁羁时,他整个人会投入到他的任务中去,面对这么自信、热情、专注的孩子,一切都成为可能。

   我立刻叫来臭爸,把整件事告诉他。臭爸一把抱住他,满脸欣喜,他穿过臭爸的肩膀,瞅着我直乐,幸福得不得了。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9-22 13:39:29编辑过]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9-22 13:39:46编辑过]
 楼主| 发表于 2004-9-22 14:01:14 | 显示全部楼层
臭臭一日情报

                                    [center]打是爱[/center]

    我在收拾书,臭臭半天没有动静了,赶紧跳起来。

    房间传来极其不标准语音,一看,臭爸坐在床沿,他正在给臭臭念《可爱的鼠小弟》,臭臭安静地靠在他的怀里,虽然念的人语音、语气无法让人恭维,听的人却毫无怨言,一幅认真的样子。

    在这一段冷战的日子,臭爸反而能够全面地审视我们的问题,当我主动跟他谈的时候,他喜极而泣,其实他知道自身存在很大的问题,只是不敢面对。他真的非常非常爱臭臭。

    我靠在门边上,不敢去打扰他们。倒是臭臭看见我,招手叫我进去。我进去,一把搂住他们两个,幸福应该就是这样吧。

   后来,两父子一前一后地去刷牙,可能是臭爸夸臭臭的牙白,臭臭给了臭爸一掌转身就跑,臭爸挂着牙膏沫追出来,你一掌我一掌地打起来。男人跟女人不同,臭臭和我之间表示爱是用抱的、亲吻的,跟臭爸之间则是用打的。我向男人之间的友谊、信任就是在“打”中建立起来的,这就是他们爱的方式。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4-9-22 14:02:01编辑过]
发表于 2004-9-22 14:14:10 | 显示全部楼层
臭臭妈妈,为你高兴。
发表于 2004-9-22 15:41:42 | 显示全部楼层
呀,多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3 下一条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京ICP备 05007162 号|李跃儿教育网 ( 京ICP备100557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