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李跃儿教育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立青

第23朵玫瑰-----立青----情窦初开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7-4-23 17:31:20 | 显示全部楼层
咋个整治法哩?
=
 楼主| 发表于 2007-4-23 17:34:57 | 显示全部楼层
自从那天开始,每天下午的训练从二人行变成了三人行。

他是个特别阳光的男孩,整天搞怪逗笑,常常围着我师姐长师姐短的。当然咯,我这个当师姐的,虽然有时看他乱玩乱玩就想整治他,可是每次看到他一脸堆笑无辜的看着我就下不了手。甚至,有点享受他常常用他的大手揉我的头发,然后我凶巴巴的喝止他:“师姐你都敢玩,再弄去跑5圈。”

接着的一周,训练居然开始变得有趣起来,教练常常会安排一些两个人才能玩的配合训练的游戏,我也开始期待起每天下午的训练来。


过了一周,有一天,他没来训练。

休息的时候,刚好跨栏组的同学也在休息,高二的师兄们砍起了八卦,那个新来的××很不错诶,听说他。。。。。他是文科班的嘛,你不知道,第一天就闹出大新闻。。。。。。

我急忙打断师兄的话,“高二?他不是初二吗?不是才转学来的吗?”

“哈哈哈,当然不是啊,他是我们级的呀,是才转学来,不过是转学到我们级的。”

“可是,他的胸卡是写着B的啊,你们看,我的也是B。”

“你一定被他骗了,我们的也是B,不过我们的前面还有个H,你们的没有啊。”

我倒,这骗人不眨眼的家伙,要让我再见到他,一定要给他点颜色看看。
发表于 2007-4-23 17:40:18 | 显示全部楼层
有趣,有趣,看得我想笑!
 楼主| 发表于 2007-4-23 17:56:12 | 显示全部楼层
从师兄们口里听到他风光的转学一周趣事,包括在历史课上把历史老师质问的满脸通红,满分的数学小测,还有准备上校报的文章。

我可是传统教育下特别乖巧的孩子,看着这种一来就搞得满城风雨的高调分子就不顺眼,再加上自己居然被他骗得团团转,实在是让我恨得牙痒痒。

再见他的时候,不理他,就是不理他,无论他怎么搞怪就是不理他。

估计他是猜到我已经知道他的事了,那天训练完之后,可怜巴巴的、默默的跟在我身后。

跟着我收拾东西,跟着我走去自行车棚,跟着我推着自行车走过校门外的天桥。

过了天桥,我突然在想,我骑车他走路,他要怎么跟着我啊 ,于是停在路边转过来看着他。

他先开了口,说他不是故意要骗我的,只是没想到我那么好骗

不知后来怎么搞的,我对这个人实在气不起来,反正装样子也难受,两人就和好了。
发表于 2007-4-23 17:58:04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立青 于 2007-4-23 17:56 发表
他先开了口,说他不是故意要骗我的,只是没想到我那么好骗

不知后来怎么搞的,我对这个人实在气不起来,反正装样子也难受,两人就和好了。


 楼主| 发表于 2007-4-23 18:29:09 | 显示全部楼层
虽然已经知道他比我大三年,可是这个家伙却死活一定要叫我师姐,说什么他比我晚进队,排起辈份来,当然我是师姐。

好吧,师姐就师姐吧,反正这个师弟对我言听计从,我也乐得有个人名正言顺的使唤使唤。

可是慢慢的,我觉得心里多了一个人。

如果没有他的训练,会非常无聊、沉闷、时间长得不知该怎么打发。有时在学校里远远碰到打个招呼,总是让我心里欣喜好一会,又希望他能走近拍拍我的肩或是揉揉我的短发。有时在饭堂碰到,他会叫他的兄弟们让开,让我和好友们轻松的插队打饭,然后他再抛开他的兄弟们,跑来陪我吃饭。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每天训练完,我们会坐在操场上喝着他买来的汽水,看着傍晚的红霞,直到草地开始洒水,他才陪我收拾东西,去拿自行车,陪我走过天桥,再一个人折返学校(他是住校的)。

到了比赛,场外指导、侦探对手情况这些就不用说了,他总是提醒我,记得带这样记得带那样。不过,他的包里总会找到我不记得带的东西,比如钉鞋上的备用钉子,甚至巧克力。比赛前他总要把我鞋子上的钉子又再拧一次,确定是紧的不会掉。
发表于 2007-4-23 18:33:28 | 显示全部楼层
沙发
好看啊!
发表于 2007-4-23 18:42:37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有来有来 于 2007-4-23 18:33 发表
沙发
好看啊!

别老来起哄别人的,你的呢!
同意的加磅阿!
发表于 2007-4-23 18:51:43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皮皮妈 于 2007-4-23 18:42 发表

别老来起哄别人的,你的呢!
同意的加磅阿!


这个真的不想写。
不堪回首。
 楼主| 发表于 2007-4-23 18:54:12 | 显示全部楼层
就这样,一直到了初三。

我因为中考好一段时间没去训练了,他也忙着为高考做准备。

还记得那天他跑来我们课室外面,把我叫了出去,问我要不要帮我写毕业册。我说好啊,就跑回去拿了毕业册给他,他掏出笔来刷刷刷的写了起来。内容记不清了,只记得他画了一个他自己在里面,很卡通很搞笑,多年后我再翻看的时候,只要看到那个坏坏的笑,就会想起他。

后来,中考完了之后,我们要回学校取成绩。远远的,我看到他站在人群外,我走过去,他问我考得怎么样,我说还不错能考回本校,他很开心。他问我,能不能把准考证送给他,反正我也没有用了嘛。我想想也对,就给了他。

不知是不是差不多1个多月没见了,这时两人居然没话了,但又不舍得马上走。过了一会,他认真的对我说,以后要加油,无论训练上还是学习上,有时间他会回来看我的,只要有比赛他一定会去看我的。我点头答应着。

最后,他笑笑说,来吧,我们再见吧。他拥抱了我,揉了揉我的短发,跟我说再见,然后就走了,剩下我呆呆的站在那里,那时才突然意识到,我们真的是要分别了。

[ 本帖最后由 立青 于 2007-4-23 19:04 编辑 ]
 楼主| 发表于 2007-4-23 19:02:20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有来有来 于 2007-4-23 18:51 发表


这个真的不想写。
不堪回首。


想看有来的
 楼主| 发表于 2007-4-23 19:13:55 | 显示全部楼层
他,食言了。

高中开学后,我常常在想,他一定会在训练的时候来看我的。于是,每次训练,跑到操场总是用眼睛搜寻着他的身影。可是,他一次都没有来过。

到了比赛,他说他会来的,可是他也没来。

后来,辗转问了好几个人,才知道原来他出国了。



大二那年,原来的中学大庆,我和同学们相约回去学校。那天人真多,广场上三三两两的校友在聚在一起叙旧,礼堂那边传来热闹的歌声、人声。

突然碰到一个原来跨栏组的师兄,和他打了招呼,他突然说,你知道吗,××也来了,在礼堂那边呢,穿着西装,很帅呢。

我笑着和师兄分别,赶紧顺着人群,往礼堂那边走。
 楼主| 发表于 2007-4-23 19:20:05 | 显示全部楼层
走到一半,礼堂的庆祝会好像散场了,人开始往外走。

我在人群中搜索着他,可是人太多了,我只得停下来,站在了路边的花坛上。

那天人很多,穿西装的人也很多,可是我要找的却始终没有找到。


(全文完)
发表于 2007-4-23 19:32:00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了,心里怪惆怅的.
发表于 2007-4-23 19:35:45 | 显示全部楼层
原帖由 立青 于 2007-4-23 19:20 发表
走到一半,礼堂的庆祝会好像散场了,人开始往外走。

我在人群中搜索着他,可是人太多了,我只得停下来,站在了路边的花坛上。

那天人很多,穿西装的人也很多,可是我要找的却始终没有找到。


(全 ...

怎么这样啊。 早知道这样失望,就不进来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3 下一条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李跃儿教育网 ( 京ICP备100557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