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李跃儿教育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香如故

2012年11月话题——香如故:春秋乱世,绝代红颜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1-6 07:14:42 | 显示全部楼层
香,得空写写爱情的天梯。

我想看。

点评

写那三公升的眼泪。  发表于 2012-11-9 12:33
是的,哭出我三公升眼泪  发表于 2012-11-9 08:27
江津那个爱情天梯?  发表于 2012-11-8 18:21
那个怎么写啊,满篇都是羡慕嫉妒恨  发表于 2012-11-6 09:3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6 08:33:2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玉米妈妈 于 2012-11-6 08:34 编辑

回完上面那张帖子,就出门送娃上学,路上一直在想这张帖子和历史。

我正经八百地看的第一套,非课本历史书名为《流血的仕途》——李斯与秦帝国。看这本书的时候,我一个最要好的朋友正处于婚姻危机期,原因是老公的单位,换了领导,老公怎么都不适应,心情郁闷,整天回家拿家里人出气。

我把这套书给她,让她回家给老公看。后来,婚姻危机顺利过渡。位高权重如李斯,改朝换代,落得个人头落地,你那点芝麻绿豆事,还当宝天天琢磨。

历史这玩意,香前面已经提到,是件很有趣的玩意,怕历史的人,都是被老师教坏了。香看美女,我看不见,因为她是美女,她悲天悯美女;我爱看历史里的朝兴朝衰,因为我心里想着,美国,你有啥好得瑟,你那两百年的兴旺发迹史,咱的历史书里多了去了,几百年以后,我会有来世的,转世后我来看看你能怎么样?

每个人应该有每个人眼中的历史,秦始皇一个焚书坑儒,一个孟姜女就让我们这些懵懂无知的孩子,把他想成恶魔。我被骗后二十年,才发现,他是个那么勤奋的老头。

没写过瘾,今天上午有点杂事,上不了网。香继续,我歪了你的楼,下午有空回来继续歪。

不喜欢读历史,真是守着个巨大宝库,不愿意去开门。历史太平民了,我们被高考给弄傻了。

点评

我要找老师赔偿去?  发表于 2014-6-18 15:25
每次历史课,我都忍不住要睡着的,高中的历史老师是个打篮球超好的帅哥,我使劲撑着不要睡着,还是每节课都睡着了,不知道是老师讲的不好还是我把历史当成催眠曲了,哎,我去面壁去  发表于 2012-11-9 08:56
我倒是喜欢历史,但我怕古文。也怕看那种勾心斗角,怕心里抑郁  发表于 2012-11-8 18:24
我是曹三公子的粉丝哟:)  发表于 2012-11-8 10:18
我怕历史,难道我就是被老师教坏了?!找老师赔偿去!  发表于 2012-11-6 14:57
哈哈,你应该另开一帖,说得精彩!  发表于 2012-11-6 09:3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6 09: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玉米妈妈 发表于 2012-11-6 07:08
看完香的这些红颜碎片,把我惭愧得,为什么这些美女的名字,那么生疏?

那个朝代,在我脑子里留印象的全是 ...

嗯 我也只记得一群群的有理想有抱负 不一定有道德的超级腹黑男。还有一群群有理想有抱负有道德的超级单纯莽撞愤青男。

他们一起理直气壮地活着。时不时腹黑男玩死一个把个愤青男,愤青男快乐地让腹黑男玩死~ 玩着玩着玩大了,腹黑男也时不时把自己玩死~~

但他们都活得有追求~~

点评

说得真好!  发表于 2012-11-6 09:3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1-6 10:02:45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香如故 于 2012-11-6 10:04 编辑

接着讲息妫,故事还没完。

关于她的结局,有两种说法,第一种说法接近梁祝,凄美感人,但是,我不那么相信。

据说息妫入楚后,楚文王出宫狩猎,息妫便出宫跑去城门,私会丈夫息侯(好吧还是不要用前夫的称谓比较合适),两人见面,抱头痛哭。息妫哭诉道,我忍辱偷生,只为保你活命,并想再见你一面。如今心愿已了,死也瞑目了。然后一头撞向城墙,自尽身亡。息侯抱尸痛哭,也撞死在城墙之下,双双殉情。

如果真是这样,难道不是很梁祝么?可惜的是,另一个版本,信息太丰富,细节太翔实,两相对照,这个殉情版,就有些经不住推敲。

点评

喜欢梁祝版的凄美  发表于 2012-11-8 18:26
梁祝版确实更美~  发表于 2012-11-6 11:47
好吧,我只知道梁祝版的...........  发表于 2012-11-6 11:1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1-6 10: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香如故 于 2012-11-6 10:26 编辑

我觉得有一点可以肯定,息妫是跟楚文王生了儿子的,否则楚成王难道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不成。而综观所有史料,成王的娘就是息妫而不是别人,这一点没有疑义。为什么呢?因为关于成王和他娘的故事,实在是流传太广了。

先说说楚文王是怎么死的吧。

此人一生南征北战,穷兵黩武,也算一代霸主,死得却很冤。息妫入楚宫八年后,巴人伐楚(又打起来了,就没几天太平日子啊),楚文王率军迎敌,却因轻敌而兵败。文王面部中箭,身负重伤,带着残军跑回宫城,大叫城上开门,俺受伤啦,需要回家医治静养。但是,城上竟然死不开门!

为啥?

原来守门的那位,就是当初力劝文王不可烹了蔡哀侯的鬻拳老头。老头自断双脚之后,文王深为羞愧,十分敬重,请人治好了他的脚伤。虽然不能再干其他活,但守城门还是可以的,于是给他安排了这个工作,封为太伯,负责全城安全。说起来,等级肯定比那位守门的息侯高得多的,因为,他竟然可以决定,不开门。

老头此刻不开门的原因,说起来匪夷所思,居然是:大王你打输了。
打了败仗,不给开门!回去继续打!打了胜仗才给开!没取胜,不准回朝!

天啊,这是臣子对君主吗?这完全是老子对儿子啊!儿子要烹人,老子说,不准,把人放了。你委屈,我砍脚来补偿你。儿子受了重伤,老子说,回去继续打,不赢不准回家。

悲催的楚文王!

点评

不告诉你!你猜是瞎掰的还是有据可查的?猜死你!哈哈哈  发表于 2012-11-7 17:41
这都是有史料的么?你确定不是瞎掰的啊?怎么这么像掰的啊?啊?!这么精彩的历史?!  发表于 2012-11-6 21:4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1-6 10:37:31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香如故 于 2012-11-6 10:45 编辑

望着城门进不了,怎么办呢,楚文王只好挥师再战。不敢再打巴国,转头去找了黄国的茬,把黄人打得大败。黄国人也是躺着都中枪啊!没招你没惹你,你需要一场胜仗,就拿咱们开练啊!

好,文王终于带着一场胜仗回来了,可以给老子,啊不,给鬻拳一个交代了。但伤势沉重,未得医治,最终死于归途。鬻拳也讲义气,听说大王崩逝,二话不说抹脖子自尽,殉主而去了。唉,你拿他怎么办呢?你能拿他怎么办呢?这么纠结的父子关系,啊不,这么纠结的君臣关系,太让人头疼了!

现在,息妫升级为太夫人,她的大儿子堵敖即位了。这位堵敖在历史上没有名号,不能以“楚X王”的名头传世,是因为他吃喝玩乐,不务正业,政权根本不被众位史官承认, 死后也未追封。肿么追封啊,被自个兄弟杀了,还想追封?

其实这个吃喝玩乐不务正业也怪不得他。即位之时,他还是个孩子啊!到被杀的时候,撑死了十三岁!
宫廷,真是个可怕的地方。
你不杀人,总有人撺掇着你杀人。
你想活,总有人想你死。

据说堵敖被人挑拨,要杀自己的亲弟弟熊恽。熊恽当时也才十岁或者十一岁吧!(都是孩子啊,额的娘啊。。。)当弟弟的只好逃去随国,在随国扶持下,带兵回来杀了自己的哥哥,即位为楚成王。
春秋时期,弑父弑兄篡位,这样的事情太多了,就连小孩子,也不能幸免。

上面这些桩桩件件,看上去,息妫都没有出场,然而,却又桩桩件件,都与息妫有关,都是她的命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6 10:45:22 | 显示全部楼层
哈。我看完之后,都不记得啊。下次要慢点看~~

点评

看的过程中享受到了,也足够了哈  发表于 2012-11-6 11:4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1-6 10:50:2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香如故 于 2012-11-6 10:51 编辑

红颜薄命,自古如此。息妫的命,实在太苦了。
刚刚结婚,被姐夫调戏。
老公为给自己出气,搞得国破家亡,夫妻离散。
两子尚幼,宠爱自己的文王却死于非命。
俩儿子团结友爱也还足可安慰,偏偏你杀我,我杀你,就跟哈利波特和伏地魔似的,必须有一个人死。
等到小儿子即位,自己虽然仍是太夫人,那颗心,恐怕也碎成千片万片了。

难怪后人叹息:千古艰难唯一死,伤心岂独息夫人。
当初国破之时若一死了之,又何须面对后事种种!或者真如梁祝版结局,在生子前就和息侯双双殉情,也无须直面人生的所有丑陋。

可是,你以为这就完了吗?她的苦就到此为止了吗?没有,还早着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6 10:53:19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soso_e163:}

点评

也呼和一声  发表于 2014-6-18 15:38
谢谢  发表于 2012-11-6 11:47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1-6 11:06:29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香如故 于 2012-11-6 11:08 编辑

成王年幼,楚国很快就大权旁落,实际权力落到了楚文王的弟弟、令尹子元手中,用后来的话说,他基本上相当于当时楚国的摄政王,只是没有封号罢了。息妫跟成王孤儿寡母的,也奈何他不得,只好居于深宫,打发时光,也只求现世安稳,岁月静好。

那时的中国人还没发明出垂帘听政这些天才的主意,不过即使有,以息妫的性格,也当不了慈禧太后。
于是,日子就这样过去吧。

算算此时息妫的年龄,虽然历经战乱沧桑,却也不过三十出头。当初美貌如花的青春少女,在各种悲哀伤痛的打击之下,逐渐出落成眉目忧郁的美艳少妇,容颜不仅未曾衰减,恐怕还更具独特的魅力了。

对这位沉鱼落雁的嫂嫂,令尹子元当初是只能流流口水,不敢有任何非分之想,谁知时来运转,大哥死了,侄儿还没长大,自己一下子成了摄政王,表面是一人之下,实则在万人之上,面对如此美艳的嫂子,又那么幸福生活在礼崩乐坏的春秋乱世,隔壁那些国家儿子娶小妈公公娶媳妇叔叔娶嫂子的简直太常见了完全不值得大惊小怪,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

点评

谁说女人三十豆腐渣来着,扁他  发表于 2012-11-12 10:11
文科生别无所长,就是喜欢钻研故纸堆,哈哈  发表于 2012-11-6 11:46
香真的是博闻广见,佩服啊佩服  发表于 2012-11-6 11:33
嗯 所以我们常说的是 封建礼教 没人说 奴隶礼教呢~~ 奴隶社会的人民群众 是活得更直接~~  发表于 2012-11-6 11:12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6 11:08:35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好看!{:soso_e163:}

点评

谢谢  发表于 2012-11-6 11:4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6 11:23:14 | 显示全部楼层
鼓掌,坐等下文!

点评

有鼓励就有继续八的动力!  发表于 2012-11-6 11:4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1-6 11:33:12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香如故 于 2012-11-6 15:25 编辑

要是换个别的女人呢,恐怕子元就霸王硬上弓,直接给强占了。可惜面对息妫,他还不敢采取这种行动。

从前面的故事依稀可以看出,息妫这位美女,还是有点个性的。遭遇调戏时拂袖而去,进入楚宫后死不开口,还有什么殉情自尽的传说,也能侧面印证这是个比较刚烈的女人。得到她的人容易,得到她的心,难。

子元认为,对这样的女子,不能用强,要讲策略。

他的策略是,在王宫隔壁修了座新馆,带着歌伎在里面摇铃击鼓,歌舞升平, 天天给息妫表演春节晚会。究其用意,一是表达自己的倾慕之情,一是展示世间繁华热闹,劝嫂子何必枯木死灰,那个,人生苦短,不如及时行乐。可惜这么浪漫的举动,却被后世一致认定为“心怀不轨”,息妫也完全不领情,派人训斥说:“先人演习舞技,是为了激励士兵们上阵杀敌。如今敌寇未除,大仇未报,你成天在我一个未亡人旁边舞来舞去,成个什么样子!”

果真是有个性的烈女。

一席话把子元训得颜面扫地,自惭形秽,顿时血性发作,率兵出征攻打郑国,要让佳人瞧得起自己。咦,这里又关郑国什么事呢?肿么到处都是躺着中枪的朋友呢?可是,子元选择郑国来撒气,明显是搞错了对象,郑国是什么国!庄公寤生,郑伯克段于鄢!不及黄泉,无相见也!当时的郑文公,可是大名鼎鼎的郑厉公的孙子,岂是给你泄愤下火的作料呢?郑文公搞个空城计,轻轻摆了子元一道,就把他吓得灰溜溜跑回了楚国,无功而返,自此更是抬不起头见人了。

这次出师不利,极大挫伤了楚国人民的民族自尊心,没过多久,大臣们就发动政变,把子元给杀了,权力正式回到了息妫的儿子,楚成王熊恽手中。自此,三十多岁的息妫,也就真的可以安心做她的太夫人了。可叹从此之后,佳人绝代,古井无澜。



总结:爱上息妫的男人,都没什么好结果啊!

点评

后面的都不是真爱哪,垂涎她的,都没有好结果^_^  发表于 2012-11-15 15:09
你不复制,我还没发现多了一个字  发表于 2012-11-6 15:25
咦,这里又关节郑国什么事呢?肿么到处都是躺着中枪的朋友呢?——哈哈,精彩啊。  发表于 2012-11-6 14:39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1-6 11:42:39 | 显示全部楼层
息妫八完。

这美女的故事比较起伏跌宕,所以篇幅搞得长了点哈!下面八个短的:孔夫人。

点评

真的可以集结成书啊,太长知识了。  发表于 2012-11-6 21:5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1-6 12:19:19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e161:}精彩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3 下一条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京ICP备 05007162 号|李跃儿教育网 ( 京ICP备100557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