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李跃儿教育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楼主: yzhang4

[教育] 又到一年入学时:前瞻孩子在小学阶段的思维发展(五岁以下孩子家长慎入)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4-8-28 05:08:47 | 显示全部楼层

大申到哪儿啦:社会意识的萌醒(二)

本帖最后由 yzhang4 于 2014-8-28 05:10 编辑

嗯,接着说。
“退税。退税啊......嗯......你看啊,那个征服者威廉,要是你是他,你怎么收税?你就叫一群兵,张着弓,没日没夜地守着泰晤士河,对吧?凡是路过的船,他不管,全得过来交税。比如说吧,交10%,你的货物卖多少钱,100镑?好,10镑拿来。”申爸解释说。
大申一听又要交钱,就说:“那要是不交呢?”
“不交?不交就变刺猬!你乐意变刺猬吗?”申爸说。大申一缩脖儿,表示尽管不乐意交钱,当然更不乐意变刺猬,但仍然嘴硬说:“凭什么啊?”
“诶,你还别说,他不凭什么!你就得交钱,”申爸忽然想到,趁这个机会,告诉大申些更深入的东西,看看大申感不感兴趣,就接着说:“每个人都活着,对吧?谁也不能杀别人,为什么不能杀?因为每个人都有活着的权力,把别人杀了,侵犯了别人的权力,杀人的就要受到惩罚,对吧?”申爸问。
大申忙不迭地点头,表示同意。这不同寻常。要是一般时候,大申一定会无谓地嘴犟:“就杀人,怎么啦?”这次没有,不但没有嘴犟,小眼睛发亮,紧紧地盯着申爸,意思是快点儿往下说。申爸就接着说:“每个人都有权力,至少有活着的权力。人们还有什么权力呢?还有很多权力,比如说,财产权,这些东西是我的,谁也能动;比如说,迁徙权,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谁也不能说不让我走。这么多权力....”大申忙不迭地打断申爸的话,问:“那还有什么权力?”“还有很多啊。还有发展权,每个人都发展的权力,不允许任何人剥夺这种权力;还有受教育权,你们小孩儿,就享有受教育权,爸爸妈妈必须送你们去上学,受教育。”申爸一时也想不起更多的权力了,就接着往下说:“你说,人家河上拉货的,拉的是自己的货,对吧?既然是自己的货,那就是自己的财产。自己的财产呢,就享有财产权。财产权,不可侵犯,现在,人家自己装着自己的东西,划着船,打这儿过,征服者威廉要收人家的钱,这不就侵犯了人家的财产权了吗?人家就来找威廉理论了,”申爸接着说。大申在那儿点头,申爸知道,听懂了,就继续说:“威廉呢,他也有道理。威廉就跟来争论的人说了,你们别瞎吵吵。要是下一次挪威的那个狗屁哈德拉达再领兵打过来,那我就不管你们了,你们等着被洗劫吧。来的人一听,就急了,说,别呀,头儿,您还得管我们,我们老百姓,哪里抵御得了哈德拉达?老百姓为什么那么害怕呢?看过《特洛伊》吧?Troy?”申爸问,大申点头,“Troy里,不就是阿伽门农带着奥德修、阿基里斯他们,去打Troy,最后,弄个大木马,把Troy城给攻破了。那些希腊兵进了Troy,干什么?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见房子就烧,对不对?要是哈德拉达攻进来了,也会像阿伽门农他们一样,见人就杀,见东西就抢,见房子就烧。那些人,能不害怕么?见他们害怕了,威廉就说了,你们请求我保护你们,行,我就保护你们。可是,保护你们,得有军队啊。养军队,我就得花钱,对不对?我哪里有钱啊?军队是为了保卫你们养的,跟你们收点儿税,养军队保卫你们,你们还不乐意,这合适吗?大家一听,也有道理,于是,那些人就都回去了。本来他们也是有道理的:我享有财产权,我的财产权不容侵犯,可是,威廉要养军队保护我们,也要花钱,他们只好让渡一些财产权给威廉,交些税去实现公共利益。”申爸继续说。爷儿两个本是慢慢并肩走着的,大申听的越来越兴奋,就把脸对着申爸,紧紧地盯着申爸听,自己侧着身慢慢随着申爸往前走。沿着河走了好远了,申爸就试探地问:“咱们回去吧?.....哦,是回去,还是继续往前走,继续聊?”大申斩钉截铁地说:“接着说,你说。”
看到大申越来越兴奋,越来越感兴趣,申爸就决定踢个硬球给他。

点评

文中这个例子隐含"以贼自重"(贼就是哈德拉达),涉及军事保护力量,而不是现代警察制度。与血酬定律思路相类。安全需要付费,从司法制度开始为好。  发表于 2014-8-29 17:05
国家可以理解为提供公共物品的机构,管理者(国王、总统及其团队)是全体纳税者(国民)选出来的代理人。这里的主要问题是对代理人的监督,以及委托代理关系的有效运作。和血酬,确实没啥关系。  发表于 2014-8-29 15:17
申爸的话题大啊,这一段,公共财政可以很好解释。纳税者付出一定成本(税赋),购买公共物品(public goods),比如国家安全,也包括良好的治安、社会秩序的运作(得有警察、法院等)。  发表于 2014-8-29 15:14
申爸要说的,当然不是血酬定律。从政治学的角度看,血酬定律不过是不入流的无用者的梦呓和幻觉而已,就如同在物理学家眼里,永动机不过是不入流的业余物理学家的梦呓和幻觉,根本不值一哂。申爸要说的主题是“平衡”  发表于 2014-8-28 09:09
开国,是几大暴力集团的博弈。占的时间段较短。治国,是某一个(或几个)合法暴力集团控制下的"非暴力手段"博弈。占的时间段较长。  发表于 2014-8-28 08:26
《血酬定律》之类的思路,十二岁之前灌输,有点早吧。十二岁之后,前面铺垫一些"对话"程序,再引入"对.抗"程序,比较好一些。  发表于 2014-8-28 08:2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29 06:49:47 | 显示全部楼层

大申到哪儿啦:社会意识的萌醒(三)

本帖最后由 yzhang4 于 2014-9-2 05:14 编辑

于是,申爸就接着说:“税收上来了,就得花,对不对啊?花钱。花钱呢,有一个普遍规律:越花越能花,越花越多。比如说,你买饮料。你自己买饮料,你自己决定买什么饮料,对吧?最开始,你喝什么饮料?阳光橙,是吧?阳光橙三块钱一瓶。你喝着喝着,口味就高了,不喝阳光橙了,喝水溶C100。水溶C100就变成5元一瓶了。后来呢?你自己开始买杨枝甘露了,对吧?杨枝甘露17块钱一瓶。口味越喝越高,买的越来越贵。是不是这样?”申爸看着大申,等着回答。
大申似有所感地“嗯”了一声,表示同意。
“饮料,不就是口渴的时候,喝一瓶,凉快,解渴吗?三块钱就解决问题的事情,你喝到17块钱一瓶的,差不多有3倍的价钱了。况且,你喝的也太多了,一口气就喝四瓶。那个芒果,发热的,喝多了,嘴都起泡。别喝那么多了.......负责替征服者威廉花钱的人呢,也是一样。他呢,本来1万镑一年就够了,慢慢地,也越买越好,越买越贵,变成3倍。一年得要3万镑。威廉也没钱啊,他的钱是靠收税收来的。现在,钱花多了,他就得多收税。税率从10%提高到30%。”申爸继续说。大申若有所思,低着头想心事。爷两个走了很远,到了千禧桥,就站在桥头看风景,远处圣保罗大教堂的圆顶高高地耸立在碧蓝的天际里,近处是雪白现代的千禧桥,很漂亮。
看了一会儿,爷儿俩得准备掉头往回走了。再不往回走,真的赶不上飞机了。
“你想啊,你喝饮料,都喝到杨枝甘露了,再没有比杨枝甘露更好的饮料了,对吧?那些替威廉花钱的大臣,已经买的,买到的,都最好了。可是,他们花钱,已经花上瘾了,他们希望有更多的钱来花,怎么办?他们就找威廉说,我的军队人数不够,得加人。威廉说,你已经有一万个人的军队了,怎么会不够?大臣就说了,老大你不知道,最近啊,哈德拉达在挪威招兵买马,他的军队,已经扩展到三万人了!你想啊,他们三万铁甲,有备而来,咱们只有1万人,怎么能抵挡得过?威廉说,我没听说哈德拉达的军队扩编了?好,就算他们扩编了,三万人,可是他们的三万人,远道而来,疲敝之师,你尽管1万人,可是,你以逸待劳啊?况且,你的军费多啊,装备也比哈德拉达的好。你1万人,完全可以保卫好国家的。大臣一听,头儿不同意,就淡淡地说,老大,反正吧,我和你说了,哈德拉达已经3万人了,咱们只有1万。这样的兵力对比,搁谁,也是打不赢的。我呢,肯定会肝脑涂地,效忠王上的,可是,咱们兵力不够,一开仗,准败。打败了,您可别怨我。威廉一听,也没了辙,只好说,那好吧,咱们也扩充到三万人。”申爸说着,大申扶着千禧桥的栏杆,聚精会神地听。
“扩编军队,还得要钱。他们只好再加税。这下子,好,税加到了90%。你想啊,这谁受得了?好,我做10镑的买卖,你毫不客气地就收走9镑。我什么都剩不下,那我的买卖还能做吗?很多商贩,就破产了。做买卖的越来越少,威廉收到的税也就越来越少,对吧?要是这么下去,最后,就没人做买卖了,老百姓买不到东西,日子没法过啊。那老百姓怎么办?还能怎么办,起来把威廉推翻就是了。”听到这儿,大申大感兴趣,马上追问到:“后来,老百姓起来把威廉推翻了吗?”
申爸说顺了,顺嘴胡吹,这下,赶紧往回收:“呃.....这个,那什么,老百姓把威廉推翻没推翻,不重要。重要的是,要是像老爸刚才讲的,发展到最后,结局肯定是威廉被推翻了,对吧?”大申的兴趣确实在主题上,不再追问“威廉后来怎么样了”,就点头。
“那你说,在这个故事里,威廉,大臣,谁错了?”申爸问。
“当然是大臣错了。”大申答。
“大臣错在哪里呢?”申爸问。
大申吭哧吭哧,想说,但是说不出来。
“他不应该什么都买最好的,也不应该去扩充军队,对吧?”申爸替大申回答。
大申忙不迭地点头。
“那个大臣,他的想法错了。他光顾着自己花钱爽,没考虑钱是怎么来的。他拼命要钱,威廉给他糊弄了,就给钱,最后,一块儿倒台了。那你说,那个大臣,他该怎么想?”申爸问大申。这根本不是大申能回答的,申爸就替大申回答:“你听说过‘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句话吗?”申爸这么一问,本以为大申会说“不知道”,没想到,大申张嘴就说:“知道哇。”申爸一惊,马上问:“你在哪儿听说的?”大申说:“你的老课本里面有。”“你什么时候看的?”申爸追问。“我也忘了是什么时候了,”大申答。申爸不在管这个,自顾往下说:“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这是那个大臣必须要有的修养。他要是做不到,没做好,就会连累得威廉一块儿被推翻。”大申嘟囔着说:“那又怎么了!”申爸说:“知道周永康吗?”大申说:“知道啊。你懂的。”这他也知道,都什么时候知道的,申爸真的不知道。“要是大臣没有修养好,周永康什么样,他就什么样了。”申爸说。大申不吱声了。

申爸指着远处的威斯敏斯特宫,对大申说:“你知道威斯敏斯特是干什么的吗?”
“是议会啊,”大申说。三天前,刚去参观完。
“那你知道,议会是干什么的吗?”申爸问。
大申摇头,不知道议会是干什么的。
申爸给大申解释,议会是干什么的:“其实呢,威廉没有被推翻。为什么呢?因为有议会。议会有上议院和下议院,对吧?咱们看过的,先看的上议院,他们开会的那个大厅,装饰得非常华丽的那个。还有下议院开会的地方,很简单的装饰,有绿皮座椅的那个,”大申插嘴到:“又破又旧。”申爸说:“很旧,但不破。下次,你好好看看就知道了。语音导览里面说,议会的成员,最初都是些什么人啊?”
“它好像说,都是国王的顾问,”大申不很肯定地说。
“对,都是国王的顾问。刚才,那个大臣向威廉说,哈德拉达在挪威把军队扩充到三万人。威廉不知道是不是这样。这些事情,很具体,对吧?威廉不可能什么都知道,遇到具体的事情,他就不知道了。刚才的故事里,威廉是被蒙骗了。事实上,历史上的威廉,没有被蒙骗。他怎么知道的呢?威廉也不傻,他请顾问。谁对哈德拉达在挪威的事情,最清楚?当然是负责英国东北防务的将领啦!海对面,敌人在扩军,瞒不过这些将领的。威廉早已经把这个将军,请来当顾问,就放在上议院里面。”申爸还想继续说,大申插嘴道:“那.....要是大臣让那个将军说,哈德拉达就是有三万人呢?”
我的天!
现在的孩子,真的受不了。这他也能想出来。
不过,确实。所有的大的公司,在议会里面干的,就是这勾当.....话说回来,一个十岁的孩子都看出来了,那些大公司的那些勾当,也真的不怎么高明......不过,这是支流,申爸不想跟大申说这个。
................................

点评

讲到这儿了,就得讲选举了。加不加税,不能只依靠军事集团的自制力。减税,都是竞争对手竞相讨好选民的结果。而且,一般来说,军队是对议会负责的,而不是相反。  发表于 2014-8-29 17:13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8-30 05:26:2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申到哪儿啦:社会意识的萌醒(四)

本帖最后由 yzhang4 于 2014-9-2 05:26 编辑

话说,大申提了这么个建议出来,申爸吃惊非小。不过呢,这个不在主线上,申爸不作评论,继续往下说:“我们都知道,就是一个国家,钱多,也不能乱花钱。钱多,可要花钱的地方,也多呢!每个负责花钱的人,都像那个大臣似的,拼命多花,还编了故事欺骗、威胁,不给多花,就不好好儿干活,那早晚整个儿都垮台。所有这些人里面,除了威廉有可能,其他的人,都会倾向多要多花,对吧?”申爸看着大申。大申显然不明白申爸什么意思,瞪着眼睛看申爸:“什么?”申爸就解释:“那个大臣,肯定是千方百计多要钱,多花钱的了,对吧?”大申点头。申爸接着说:“关键是那个将军。你说,那个将军镇守英国的东北边疆,他手下有那么多兵,是不是也要花钱啊?”大申说:“是啊。”申爸说:“他要花钱,就会跟大臣一样,越花越想花,越花越多。可他的钱是哪里来的呢?当然是大臣拨给他的啦!大臣负责花全国的国防费用么。这样的话,大臣就预先跟将军说了,国王陛下很可能会找你,问哈德拉达是不是在扩军,扩到三万人,你就说是。将军就说了,没有啊,他没在扩军。大臣就说了,你就这么说。你要是这么说了,我把你的兵额扩大三倍,把拨给你的军队也扩大三倍,怎么样?将军一听,这交易不错。不就是一句话么,他就答应。于是,将军和大臣合伙儿,骗威廉。可是,威廉呢,他是明白人啊。好,你们负责国防,你们就多要钱。国防重要是重要,可你国防重要,我老百姓吃饭更重要。你重要,就没有限制地花钱,我供给你们花,就收税收得老百姓都吃不上饭,那哪儿行!于是,尽管有将军的证实,威廉也还是不给大臣扩充三倍军费。你看啊,大臣也好,将军也好,他们都为自己谋利,不管老百姓死活,对不对?只有威廉关心老百姓的死活。大臣将军和国王,是不是不一样?什么地方不一样呢?威廉以天下为己任,大臣和将军不是,他们只顾自己爽。大臣花的钱,是不是老百姓交来的,是大家的钱?大家的钱,聚到一块儿,就叫做公共财政。公共财政的负责人,最好都要选那些能以天下为己任的人来当,这样的话,不用到威廉那里来阻挡,公共财政的负责人,就阻挡。”大申马上插话:“那要不是呢?”
“不是啊,他还当上了很大的官,那他就会死的很惨。比如周永康。”申爸说。大申活泼地笑着,迈着小碎步,紧紧地跟着申爸。
这个,差不多了,还有两点,说完了,基本就齐了。
“其实吧,那个大臣,他喝阳光橙就不错了。他喝不上杨枝甘露。”申爸说。
“为什么?”大申问。
“因为有制约的机制啊,杨枝甘露太贵了,有人不让他喝,”申爸说。
“什么制约机制啊?”大申问。
“就是威斯敏斯特里面的下议院。就是那个‘破破烂烂’的地方。下议院是干什么的呢?下议院和老百姓有关。咱们不是说了么,威廉收税,就有一群老百姓去找威廉理论,被威廉三下五除二,给打发回去了。为什么那些老百姓那么容易打发呢?那是因为,老百姓不是专门的人士。他们每天干各种职业,卖肉的卖菜的但着担子走街串巷卖杂货的种田的养牛挤奶的。他们了解肉菜杂货奶牛,可不了解怎么和国王打交道,对吧?他们平常,都见不到国王。一见到国王,光顾着害怕了,连话都说不利索,怎么和国王去争辩?不可能。况且,他们做日常的工作,好多事情也不知道。一个卖肉的,怎么知道哈德拉达有多少兵力?即便知道了哈德拉达有多少兵力,他们英国应该配备多少兵力,能够抵挡得住哈德拉达,他也不知道。所以啊,这些老百姓,为自己争利益,只要一出头,就会很容易地给打发掉。那怎么办呢?就有人站出来说,我专门去和国王争咱们老百姓的利益,我有时间,可以研究知道更多的事情。我代表你们去争取你们的合理的利益,你们支持我就行了。老百姓一听,好啊!正求之不得呢,我们支持你,你去为我们争取利益。这样的人,就是下议院的议员。议会的英文名字叫parliament,parlia是希腊文,是说话的意思,对吧?”这个威斯敏斯特宫语音导览里面有,大申听了,知道,就点头。申爸接着说:“这就是说,那些下议院的议员呢,他们的工作就是说话。说什么呢?他们要说服老百姓支持他,他们要说服别的议员,大家协同一致,去和威廉理论,他们要说服那些大臣,你的士兵喝杨枝甘露,太过分了。喝阳光橙,就已经很好,很有面子了。他们要说话,为什么不同意军队扩军。反正,他们所从事的一切工作,都需要说话。所以,议院就叫做parliament,说话的地方。不管下议院也好,上议院也好,他们所从事的工作,就叫做政治。他们负责行使权力,沟通协调,分配利益。”申爸一口气说完。
大申兴趣十足地听着,不知不觉,走回伦敦眼了。
这时候,伦敦眼下面,排满了等待登上摩天轮,一览伦敦景色的游客。我们是昨天晚上上伦敦眼观光的。因为来得很晚了,游客不多,买过票,直接就上去了。现在一看,好,哪知道有这么多人啊。要是现在上去游览,估计至少也得排一个小时的队。
想到这,申爸就对大申说:“看看,还是老爸聪明吧?昨天晚上来,要是现在来,排队也排死人了。”
大申呢,他不理老爸的碴,自顾自地问:“你说,排队的人有多少?”
申爸不明白大申问这个干什么,就说:“有四五百人吧。你看,队都排到马路对面去了。马路对面还有队。”
大申那儿自言自语:“四五百人,就算四百五十人吧,一个人21镑....老爸,450乘以21得多少?”
大申算术不行,知道怎么列式,算不出来,申爸就说“9500吧,差不多。”
“我的天哪,这就快一万镑了,”大申羡慕地说。申爸终于明白,大申看到的不是队,不是一堆人,而是一大堆英镑,买票的票款,“他们开个伦敦眼,这一年得赚多少钱啊!太多了。”
“是啊,这个伦敦眼,肯定很赚钱。可是,当初,在伦敦眼没有建起来之前,假如说你有钱,你会建吗?”申爸问。
“当然会建了,赚钱啊!”大申自信地回答。
“那可不一定。伦敦就这一个伦敦眼,对吧?在这个伦敦眼没有建起来之前,谁知道建好之后,会不会有游客来坐呢?好,假设,那时候,你就设想到,会有这么多游客来坐,你会赚很多钱。可是,你还是不能决定投钱建伦敦眼。为什么呢?你看啊,假设你投钱了,建好了,游客就像现在这么多,你赚钱了,赚了很多钱。那别人一看,不就是个破轮子,上面挂几个玻璃柜子,让它在那儿转吗?简单啊,我也建一个。建得比他那个还高,还大。于是,这个也建一个,那个也建一个,到处建一个,你的这个伦敦眼,还有人来坐吗?”申爸问。
大申想了想,说:“当然没人坐了。都去坐新建的了,又高又大,都去。”
“那好,你这边,不就赔钱了吗?想到了这一层,你还投钱建伦敦眼吗?”申爸问。
大申坚定地摇摇头。
“所以呢,当初,设想到建这个伦敦眼,赚钱,也不会有人建;不赚钱呢,那就更不会有人建了。不赚钱,谁干哪?”申爸说着,大申忙不迭地点头。
申爸一盆凉水泼过来:“可是,这个伦敦眼,怎么就建起来了呢?”
这么一说,大申也觉出奇怪来了:对啊,赚钱赔钱都不能建。它本不应该建起来的啊?可它怎么就建起来了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1 05:17:50 | 显示全部楼层

大申到哪儿啦:社会意识的萌醒(五)

本帖最后由 yzhang4 于 2014-9-3 04:48 编辑

这可真是个难题。大申听懂了,可想不出为什么。
大申自己是想不出的,申爸就接着说:“现在呢,有一个奇怪的地方,你发现没有?什么地方奇怪呢?这个伦敦眼,很赚钱,可是,伦敦怎么只有这一个伦敦眼?”这么一提醒,大申也留意到了这一点,也觉得奇怪。
申爸开始解释:“你说,咱们为什么要上伦敦眼啊?还不是为了观赏伦敦的夜景!对吧?可是,你想过没有,这伦敦的夜景,是谁的?它属于谁?归谁?”
大申看着申爸,可能觉得这个问题奇怪,就不开口。
“伦敦的夜景,当然属于全体伦敦人的。它还能归谁?只能归全体伦敦市民。这种属于所有人的东西,就叫做公共财产。不管是谁,他只要建摩天轮,游客去他的那个摩天轮游览,肯定不是去看他那个大轮子的,肯定是去俯瞰伦敦的景色的。所以呢,建摩天轮的,要‘使用’伦敦的景色。你使用人家的东西,那就得问问人家主人同意不同意,对不对?伦敦的景色的主人是谁呢?全体伦敦人。他要建摩天轮,没法儿一个一个地去问每一个老百姓。其实,他也不要去问每一个老百姓,他只要问问伦敦政府同意不同意就行了。政府是代表全体人民来管理的公共财产的。英国政府在哪儿啊?”申爸问。
大申看着申爸,不知道。申爸就说:“在唐宁街10号啊。那天,咱们看完Church's War Room,去国宴厅的路上,不是有一个地方站着很多拿枪的军人,一大群人围着照相?那个地方不就是唐宁街10号吗?”
大申想起来了,就说:“那个地方就是英国政府啊,怎么那么乱。”
申爸感觉到,这里很有引申一下的必要,就接着说: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2 04:47:22 | 显示全部楼层
昨天早上的贴儿被抓去审核了,还没释放。今早没发儿写了,因为忘了写到哪儿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3 06:00:32 | 显示全部楼层
帖子放出来的,申爸改了个错别字,又被收走了。
不过,申爸知道写到哪儿了,能接着写。

申爸觉得,这里应该给大申一点引申,就接着说:“英国政府呢,他们管理公共财产,管理得挺好的。你看啊,有一天,有一个人,忽然想到,‘诶,这个伦敦的景色,也可以卖钱诶!’于是,就想出了一个主意,建一个摩天轮,四面装上透明的玻璃,拉一大群人到天上去看景色,完了,问他们收钱。完了呢,他们就想到,要是让摩天轮的经营者免费使用伦敦的景色,不好。为什么不好呢?你想啊,要是让那个经营者免费使用,一旦摩天轮赚钱,那别人就会也建,搞到谁都赚不到钱了。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伦敦政府就设计了一个巧妙的方式,发公告说,我政府卖城市景色的特许经营权。什么是特许经营权呢?就是说,哪一个投资人,看好这个项目,觉得能赚钱,那就要先花一比钱,买我的特许经营权。买到了,他就可以建摩天轮。我的特许经营权只有一个,他买走了,我就不允许别人再建摩天轮了。游客上摩天轮,不就是看伦敦的景色吗?伦敦的景色归全体伦敦市民,但归我伦敦政府管理,我不允许别人建,别人就不能建!你看啊:城市的景色摆在那儿,没人用,也就白费了。他们这一特许经营,平白无故的,就搞出了一大笔钱,给伦敦市民用。你说他们是不是特别聪明?”
大申一听,这个钱这么容易就来了,小眼睛都亮了,忙不迭地点头。
“所以啊,公共管理和公共服务领域,有很多很多聪明地做事情的机会。公共管理和公共服务,是很有意思的领域,对不对?”申爸问。
大申不管对不对,问申爸:“北京为什么没有摩天轮?”
“北京啊,北京也有。朝阳公园就要建摩天轮,世界上最大的摩天轮,建了好多年了,还没建起来。”申爸说。
大申着急地说:“他们怎么不快建啊!”
大申的意思是说,快点建,建好了好赚钱。多赚钱啊,这个。
申爸就解释说:“北京不一样。我们公共管理的水平,还不够高,没有卖特许经营权。”
大申很奇怪:“为什么不卖啊?”
这个难了。不过,申爸还是想试试,看大申能懂不,就说:“北京也可以卖,可是,卖了没人买。为什么没人买呢?那是因为,我们的信誉不足。政府得有信誉,他说,我只卖一个,那就只卖一个,对不对?要是他说只卖一个,等有一个人买了,过些年,这个摩天轮太赚钱了,政府说,对不起,北京这么大,光你一个不够,我还要再卖一个。那先买的那个,不就是傻瓜吗?”
大申无所谓地说:“那政府就说话算数呗!”
大申还是着急,那么多钱,放在白白地流走,太可惜了。
申爸接着说:“政府呢,是想说话算数。可是吧,这个事情,也不简单。假设,一个人,买了特许经营权,建起了世界上最大的摩天轮。他赚钱啊,这个摩天轮跟印钞机一样,每个来北京旅游的人,都要坐一坐。过些年,有老百姓不干了,就指责政府说,他那么赚钱,这不合理!我们要求你多收钱。”
大申接口说:“不会啊,谁会去说啊?”
申爸接着说:“一般的老百姓,当然不会。可是,你想想,假设,又有一个人,他看到这个摩天轮赚钱,他也想建一个。他就找了几个人,充作老百姓,去指责政府,不就会了么。”
大申微微地点头。看来,大申听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申爸继续说:“几个人出来指责,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找个人,写篇文章,往报纸上一发,说政府贱卖公共资产。现在,那个摩天轮每年净赚一个亿,他们500万就把特许经营权给卖了......”
申爸还没说完,大申激动地插口到:“他们胡说!他....他买特许经营权的时候,还不知道赚不赚钱。要是不赚钱,他没办法。”
大申的意思是说,当初的时候,还不知道摩天轮建好了,能不能赚钱。要是不赚钱,500万都多。
申爸说:“对啊,第一个买特许经营权的,根本不知道建好后,能不能赚钱。他们承担了风险,现在赚到的钱,是他们承担风险换来的。可是啊,你也不能这么说。那个文章一刊登,很多老百姓看了,马上就想,对啊,他们贱卖!于是,政府就受不了了,政府就想,反正我要得罪人,我得罪一大群人,不如得罪一个人。于是,就又卖了一张特许经营权。”
大申着急地说:“他们不对!”
申爸问:“哪儿不对?”
大申说:“政府不能再卖,再卖说话就不算数了。”
申爸说:“对啊,说话得算数。说话算数,叫做信用。政府得讲信用,谁都得讲信用。可是,政府不讲信用,赖政府吗?”
大申说:“赖啊,当然赖。”
申爸说:“这不一定。政府可以把当初卖摩天轮特许经营权的公告,当初公告里的500万,当初和那个人签的合同,都拿出来,证明自己没有贱卖。可是老百姓根本不看这些。他们只觉得现在赚一个亿,只花500万,这不合理。”
大申说:“老百姓,他们不对。”
申爸问:“老百姓怎么不对了?”
大申说:“他们不讲道理。”
申爸说:“老百姓不觉得自己不讲道理啊?况且,老百姓人还多,大家在一起,都觉得挺有道理的。问题出在哪儿?”
大申干瞪眼,不知道这么乱七八糟的事情,问题到底出在哪儿。不过,申爸看得出来,大申是听懂了怎么回事了。
申爸就解释说:“最根本的问题,出在老百姓每一个人,在心底,不把信用当回事。你想啊,要是每个人都把信用当回事,政府的公告是大家一致认可的:只要公告说了,就要算数。要是真是这样的话,当初公告了,老百姓就不应该再纠缠这件事了。你想想,是不是这么回事?”
大申没明白,将信将疑地瞅着申爸。没空儿解释了,况且这个也很难解释。申爸不想再解释,就说:“咱们从哪儿说到这儿的?”
大申说:“退税。从退税说的。”
申爸就说:“好吧,咱们该说退税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11 05:21:56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yzhang4 于 2014-9-11 05:27 编辑
男添添妈 发表于 2014-9-10 19:53
申爸:5.5-7.5岁孩子思维发展群里一般是5.5-7.5岁的孩子,一年级群是今年入学的孩子,而且这个群好像建 ...


啊啊,这个不行。申爸一个群,写帖子,弄大申的教育,已经超载了,不能再开群了。
不过,申爸知道有大孩子们的需求,持续受到开二年级群三年级群四年级群初中一年级群的压力。不过呢,这些群都开不了,一个主要的原因,是距离大申太近。很多事情,申爸在大申那里措施,还看不到结果。看不到结果,就没法说:申爸自己还不确定那么做行不行呢!如果一个孩子,申爸亲自弄,都搞不好,说出去,让更多的孩子弄,那不是坑人么?
一年级距大申最远了,有四年的时间,能勉强让申爸看到在大申一年级时的举措,初步的结果。
所以呢,只有一年级群,勉勉强强,现在可以开。

很多错事,尽管申爸自己不确定行不行;但是,申爸既然已经在大申那里做了,当初做的时候,自己肯定是确信那么做行的。
申爸确信的东西,可以说说。这些东西,相信对于大孩子的教育,会有点儿帮助。
当然,这些都是些理念和设想。大孩子的爸爸妈妈,如果觉得合理,你也可以沿着同样的思路,自己去寻找做法,指导教育自己的孩子。
申爸正在写《小学概览》这个系列,就是干这个的。
不能完全满足添添妈的要求,只能用这个来代替一些。

这已经是最好了,只能这样了:谁让大申生得太晚,亦或宝宝们生得太早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16 10:04:25 | 显示全部楼层
fuyz1212 发表于 2014-9-16 05:13
可能申爸在后面的帖子会谈到,实在等不及了,在此问问申爸的看法:

如果说识字是为了帮助阅读,增长知 ...


跨文化环境中的孩子,必须以一种文化为主。
如果生活在英语国家,要以英语为主。然后呢,汉语为辅。

英语就和别的孩子一样,往前走就行了。汉语呢,首先要听。家里汉语,外面英语;到了五岁,多给孩子听一些汉语的故事。
写不用,能读就行。读应该是在英语能读了之后,再认识汉字。其实,跨文化孩子,阅读双语,一点儿不成问题。只要听好,读就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22 10:33:51 | 显示全部楼层
雪中燕 发表于 2014-9-18 17:35
是啊,开个大孩子群呗,我们也是大孩子啊。

大孩子群,可以开!
申爸改主意了。

不过,得等11月1号再开群。哪位妈妈热心,先开个群,发个通知。先聚爸爸妈妈。等到了日子,就开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9-24 12:52:53 | 显示全部楼层
lucy2014 发表于 2014-9-24 12:50
请教堂吉诃德可以读给二年级的男孩听吗,读文学类的天书,比如伊利亚特,孩子说听不懂,不能安静下来,读堂 ...

可以,当然可以。杨绛的堂吉诃德,给孩子,必须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6 07: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骆 发表于 2014-11-16 01:06
又来复习申爸的帖子,突然发现今天,2014你11月16日,骆跟随申爸聆听刚好一年,真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回 ...

咱们这楼里,第一拨伴听孩子的统计资料出来啦!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骆伴听一周年纪念日。骆妈的工作,真了不起!

应该是在骆7岁5个月零11天,骆妈开始有意识地给孩子聆听的。
在过去的一年中,骆一共听了954个小时,合39天18小时;平均每天听2小时37分钟。
这个数字,可能是一个上了学的孩子,能够聆听的时间的极限了。

几点:
一、还没有上学的宝宝,年龄又过了5.5岁,爸爸妈妈抓紧时间,多给孩子伴听一些。等孩子上了学,客观上就没有那么多时间听了。比如骆,他接下来,要拿出更多的时间来阅读。不能一直都听的;
二、父母对孩子的培养倾向,体现在给孩子伴听的资料里面。骆在文史哲方面,已经形成了很强的兴趣倾向。我们不能说,骆的这种兴趣倾向,是这一年的伴听资料决定的。但是,和这一年里听的内容,有相当大的关系。
三、随着时间的推移,申爸期望看到更多孩子的“一周年伴随聆听统计”。尤其是那些刚刚开始聆听的宝宝,爸爸妈妈有很好的机会,来记录孩子的聆听情况;
四、像骆妈这样,详细的聆听记录,是未来建构孩子大图景思维的基础资料......而这个大图景,和一个人一生的气度、格局,又有相当紧密的关系。这是关键....在未来,六七年之后,当爸爸妈妈开始着手建筑孩子的大图景的时候,没有详细的当初伴听的资料记载,会相当地困难....至少,很容易走偏。
五、爸爸妈妈们最好到“伴随聆听”实践记录及问题反馈---申爸答疑贴 楼里去写手记。写手记,便于记录和将来总结。
http://bbs.liyueer.com/forum.php ... &extra=page%3D1

详细地记录了一整年!
再次赞叹骆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4-11-18 14:22:53 | 显示全部楼层
一骆 发表于 2014-11-18 00:11
骆的语音表达能力不是很好,也不够大胆,打算以后增加朗读时间,课文已经读熟背会,《笠翁对韵》也读过几遍,申爸您看,林汉达《五千年》和《故事集》适合不适合朗读? ...


可以考虑让骆朗读高年级的课本。

一旦孩子习惯了朗读,妈妈们就会发现:孩子手上的课本,是在太简单,不够读的。
这时候,不用去寻找“课外”的朗读资料,直接上高年级的语文课本就行。让孩子先伴听,听完了自己朗读。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5-9-10 03:41:59 | 显示全部楼层
很久很久以前.....

忽然想起了这座高楼。
很久没回来了,回来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3 下一条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京ICP备 05007162 号|李跃儿教育网 ( 京ICP备10055761号